一方热土 几多情思

2018-12-26 16:07:00 来源: 莱芜日报 作者:

  真的没想到,三十年后,我竟能以一名教师的身份在家乡新建的学校里工作和学习。来学校报到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当时的心情是何等的激动,复杂的情感竟一下子都涌到了嗓子眼上,小心脏“怦怦怦”跳得格外有节奏。38年前的这一天,在离学校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我来到了人世;三十年前刚刚过完生日的我背上新书包从脚下这片土地开始了长年的学习生活;而就在我三十八周岁生日这一天,我竟能再一次站在这里,我是信缘分的,人到中年才发现,我与家乡的缘竟是如此割舍不断的深!我与这片土地的情竟是血浓于水般的刻骨铭心!

  现在脚下的土地已经成为一所初中,一切建筑物都是焕然一新,只有西边那一堵长长的旧墙还立在原地,它像一位睿智的长者,见证了一波又一波孩子在这方土地的成长。它的记忆里,也应该有一批又一批孩子的童年。此刻,它像一位老人,用无声的语言唤起我儿时的回忆,孩提时代的童年生活好像被记忆的闸门打开,一股脑儿全都涌现在我的眼前。

  尽管有些事情已模糊不清,但带有时代性的童年记忆还历历在目。

  那时在这里上小学,当时的校长是位能干的女校长,好像是姓周,她教过我们历史课。印象最深的是她带领我们女生参加一次比赛(是六一还是元旦,已经忘了),在回来的车上她给我们去跳舞的小朋友每人都发了一大把糖和一个带着塑料封皮的小笔记本。当时我们都很开心,我把糖揣在布兜里,回家告诉父母后才打开尝到了它的甜味,那种甜一直甜到了心里,种在了我的记忆里。

  还记得我们人人喜爱的数学老师——— 陈竹新老师。她个子不高,有些胖,圆圆胖胖的脸上嵌着一双大眼睛,她笑起来的时候嘴边总是现出两个深深的小酒涡。那时在我们小朋友圈里就传过:有酒涡的人爱喝酒、酒量大,我一直想问问陈老师她的酒量有多大,可始终没有勇气问,所以这是当时被自己埋藏的想法之一。

  陈老师认真负责,教学方法灵活。那时的课程不像现在这么多,上语文和数学两门课的时间最多。现在想起最多的就是陈老师给我们出题做题的情景,陈老师站在讲台上给我们讲题的熟悉画面早已定格在我的心间,至今烙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想来,我的数学成绩相对稳定,应该缘于恩师陈老师了,她为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有心想向她当面致谢,也无法实现了,因为在我们上中学的时候从同学那里知道她已经去世了。当时一听到这消息心里十分难过。

  上小学的时候陈老师一家住在学校里,所以我认识她的对象。在她去世后,我有好几次都在菜市场碰到他,每次看到他瘦削的脸庞和苍老的白发,我都十分难过,格外怀念我的陈老师,陈老师要是还活着,陪着他该多好啊!我对陈老师的想念,一直都在。

  当然,不能忘记的还有我们的语文老师——— 李明珍老师。我们是一个村的,从民办老师转为公办老师,李老师也一直在尽心尽力地为我们村、为我们的教育做着自己的贡献。有一次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他的身影,依然是那样朴实,他用行动告诉我:选择教育这门事业是无怨无悔的,做老师,就要一辈子去奉献。言传身教就是老师最大的魅力。

  还有一位老师,我记不清她姓什么了,但还记得她教我们美术。每节课上只要我们画得快,她就给我们讲故事。我们小朋友都爱听她的话,因为那个年代没有多少课外书,我们的父母也从来没有给我们讲过“亲子阅读",所以听她讲故事就是我们唯一的阅读来源吧。至今仍记得那融融的暖阳照进教室,我们静静地听白发苍苍的老人家笑容和蔼、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幼小的我们有幸听到了一个又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白雪公主》、《美人鱼》、《三把斧头》,等等,在老人家智慧的爱里,我们阅读的种子已然播下。所以,老人家那音容笑貌,我们又怎能忘记呢?

  恩师难忘,恩情挂怀。如今,我的小学同学中,有的去了大城市发展,有的混得财运勃发,也许他们也会在某种境遇下想起老师们。但我想,我是最幸福的,因为此时此刻,我正站在这方我们和老师曾经共同生活过的原地,感念此情此景,怀念老师们,这是一种零距离的怀念,这样的怀念,在小学同学中,只有我一人能享受到,我似乎也感受到这种优越性呢。那么,于我,就且念且惜,且行且乐吧!

  说到流行,我们会想到时尚与时髦。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得快,流行的脚步也快,很多事物更新的速度超快,所以我们现在都快节奏地追赶流行的步伐。如果让现在的我们再回头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生活,那是相当过时了,而回到八十年代的起点,我们再来看的话,我想我们还是流行的追求者,当时流行什么,我们就追什么,那种新鲜感和尝试感丝毫不亚于现在的孩子。

  那时我们小学旁边有一家小卖部,是我们天天光顾的地方。除了从这家小卖部里买铅笔和本子,我们更多的是买各种各样的贴画,虽然贴画不贵,但我从不花钱买,只是随着小伙伴们看,看他们买,所以也了解不少呢。当时流行小虎队,就有小虎队三位成员的贴画;流行《白蛇传》,就有美人赵雅芝贴画;流行动画片《圣斗士星矢》,就有各色人物的贴画。买了贴画,就看小伙伴三五成伙,喜滋滋地跑回教室,解开贴纸,一板一眼、认认真真地往书上贴。

  那时的流行元素里,除了贴画,更多的是关于吃的。最流行的是火腿肠、榨菜咸菜和蒜蓉酱。从小卖部买上一两根火腿肠,就是最好的荤菜(和现在可不一样了,火腿肠被认为是垃圾食品)。父母同意给买,就是最好的奖赏。而榨菜咸菜和蒜蓉酱,更是丰富了我们那个时代孩子们的味蕾,每当蒸出热乎乎的大馒头,就一点爽口清脆的榨菜,或是在馒头上抹一点蒜蓉酱,那味道,比吃了山珍海味还要香得多。经典的香竟在心里萦绕了这么多年。后来长大后再买蒜蓉酱,蘸着吃馒头,这种味道已逊色许多。

  说到小时候的吃,怎么也不能少了最有特色的老冰棍。暑假里卖冰棍的走街串巷的吆喝声总是牵着我们的神经,一听到吆喝声,整个人都觉得在家里要呆不住了,似乎香甜就在自己嘴边。母亲有时也给我买一支,看着木箱子被打开,一层棉被即将揭开,一股冰凉中透着甜香立刻沁入心脾,等付了钱撕开包装纸咬上一口,直接就是“我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的感觉,这是夏天对小伙伴的魅力之一吧。

  当然,我们小伙伴间流行的活动也是丰富多彩。我们在学校里打沙包,跳皮筋,跳格子,丢手绢,有时玩疯了还会在放学后继续进行。正是大量的活动锻炼了我们的体格,让我们都有了强壮的筋骨。看到现在的孩子一有空闲就端着手机看不停,大人不去制止有哪个孩子会自动停止?那眼睛不近视才怪呢。这样一比较我觉得我们那时的童年才是最快乐的。

  正是各式各样的元素,丰富了我们的儿童世界,让我们在追赶流行的过程中体验到生活的多姿多彩。所以,流行,永在进行,只是元素已再不相同。

  满满的回忆,让我再次回到了童年时光。虽然风景不再,但记忆犹在,情怀犹在,感念犹在。幼时的我在这里学习,起步学涯;中年的我又在这里工作,开启新生。我想自己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我会用努力给予眼前的孩子一个美好的现在,送给将来的他们一个美好的回忆。

  我爱这方土地,更爱这方土地给予我的一切!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澳门新葡京赌场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娱乐 申博开户
菲律宾申博红太阳娱乐 菲律宾申博娱乐网官网登入 申博现金网登入不了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娱乐 盛618登入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手机下载版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app下载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138官网 菲律宾申博开户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现金百家乐